從黎明向陽走向嶄新的未來

前年(2014)10/12我和我兒鄭樵参加了黎明向陽園為期兩個月的工作假期,沒想到,就此改變了我和鄭樵原本的人生計劃,走向ㄧ條有待開拓的道路;我們放棄了美國的綠卡,準備在花蓮,在自己的國家,打造屬於我們自己的家園。

自己的家園?說起來好聽,怎麼實現呢?首先,我得感謝黎明教養院在向陽園綠自然照顧(green care)方案的實施。我和鄭樵數十年來,攀走過數以千計的山路,也完成過台灣的七頂峰。原本就習慣山野生活方式的鄭樵,從約十二年的室內機構,一旦有機會留在一個強調自然生態的環境裡,從內而外,都產生了明顯的改變。

每天早上約八點多,打開交通車車門的是笑臉盈盈的王老師或鍾老師。鄭樵忙不迭的坐上車,照例的,同學們也熱情的互道早安。大肯兒最好的輔具是「人」,而且是以愛做互動的「人」。我最好奇的是,向陽園孩子的表情都是那樣的平和,都是那樣的喜樂。人與人之間有語言互動,未必會有感情。在大肯兒之間,少了用語言作溝通的工具,卻在彼此的肢體語言,甚至在我們所不知道的無形氛圍中, 培養了同儕的情誼。

肯納症患者最怕躁音,這裡沒有。他們最喜歡人,這裡的老師和工作人員充滿了歡心喜樂。難怪鄭樵連在做蚓糞時,能輕柔的把蚯蚓輕捏起來。對有些微工作能力的大肯兒而言,申請這裡的小作所,是一個絕佳的選擇。

「原本無血親,落地成兄弟」。【因為愛的緣故】,這群孩子,和老師、工作人員,甚至動物,都成了家人。我們期待黎明向陽園能永續經營,作為鄭樵和其他孩子白天可以相聚的溫暖家園。我們也期待,在自然而然的共同生活當中,可以培養共伴的老師、同學、朋友和工作人員,擁有默契與感情,進而和老師、工作人員一起形成第二家人的關係。

法國人認為,不管是有形的物品,或是無形的人生都要有「活過的痕跡」,才算得上有生命力。活過,就是好好的活著,珍惜與創造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事實上,這個世界是由我們和其他各種障別共同組成的一個圓。所謂圓滿,是不能抽離任何一種障別的,否則如何組成一個完整的圓?我們家長不能獨佔孩子的愛,我們應該讓孩子多與其他人接觸,在友愛中培養他們獨立生活的能力。擴大孩子和人接觸,可以讓孩子在友愛包覆的蛹中羽化出新的人生。增加孩子和自然界接觸,可以讓孩子回歸原始的本能,激發自己的潛力。

漫漫長路,黎明向陽園的老師、家長、工作人員,都是ㄧ群幫忙摘星的人,這是我們一起給孩子的承諾。而我們的孩子,讓我們的感情越見深度。在深淵裏,我們一同享受這個深度。

有一天,我不在了,會向風一樣拂過枝枒。當向陽園裡充滿了歡笑,我會下來𢹂走一部分笑聲,靜靜棲息在土壤裡。我期待的,是那輕輕捏起蚯蚓的手指。那溫暖的手指,是我一生的撫慰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