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智障礙者涉傷害等行為,有法律責任嗎?

去年和律師問了我們的孩子打傷人時,如何處理?
鄭爸:自閉症者如果取得精神科醫生證明,是否就可以被視為無行為能力的人?

律師:不過要經過法院開庭審理,醫院鑑定,法院宣告監護裁定確定後,始生效,即無行為能力。嚴格來說,我上述說明,是針對行為能力,這是民事法律的專有名詞,所以我回答如上。
打傷人,涉民事金錢賠償及刑事責任能力,責任能力是刑事專有名詞。該案中,若於檢察官偵查或刑事法院審理時,須探究其責任能力,此由檢察官或法院依具體個案判斷。其等常會送醫院鑑定,被告於犯罪時有無辨識行為違法之能力。
民事,若欲主張無行為能力,通常須事前聲請監護宣告。刑事,則由檢方或法院,送醫鑑定案發時,被告精神狀態。若有民事監護宣告,刑事責任仍通常再送鑑定。不是有民事監護宣告,刑事就沒責任,這樣的推論只能當參考,非絕對。

鄭爸:非常謝謝你,這些認知對少數家長很重要。我正在鼓勵家長集體為孩子申請監護宣告。這是第一步。

律師:但您說集體聲請,恐有疑義。狀紙稿件,可互為參考,但向法院聲請時,仍須個別提狀。若家庭經濟非富裕,也可向法律扶助基金會申請律師協助。
另外,民事的監護宣告,是指宣告某人無行為能力,通常指的是法律行為,尤其是指締約的能力。所以一旦宣告監護宣告後,買賣,設定抵押,刷卡,等行為,均為無效。
但是,打人這樣的侵權行為,或者假設竊盜,搶盜,他的監護人仍須證明他的監護行為已盡,而該侵權行為仍不免發生,經法院同意,始可免責。否則監護人仍須賠償。

張美惠女士的回應 –  監護宣告不符 CRPD 精神

鄭爸,您提到要帶孩子去申請監護宣告,但我要告訴大家,在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(CRPD)中 ,監護宣告指障礙者無法律行為能力,將剝奪其民事方面的權利,他們無法買賣、開公司、甚至成立協會;而且有監護宣告身份者也沒有選舉權, 也就是剝奪他們社會、經濟、文化、政治的權利;但是刑事方面,受監護者造成傷害,是監護人的責任,要出來證明、賠償。

因此監護宣告是違反障礙者的人權,因為他們被法官判定了不是一個獨立完整的人,什麼事情都要別人替他們決定。聯合國的委員建議採用支持性自主決策,由障礙者自己認定的第三者(如家人、律師、親友或社會公正人士)來幫他決定民事相關事務;也要讓他瞭解,如果他造成傷害,自己要負起責任,例如可能要被約束、五花大綁等。

特別是當我們不在了,自閉症患者、智能障礙者或精神障礙者的監護宣告必須交給機構或兄弟姐妹,負面的風險是萬一機構濫用權力控制他們。手足為了財產把受監護人送去精神醫療機構,即使他們想回家,監護人還是希望他們被關在裡面,都不要回來,這種案件在中國大陸發生很多。台灣也有案例,一位精神疾病患者被弟弟(監護人,爸媽都走了)送去療養院10年以上,他一直想回家,說他已經好了,卻回不了家,因為弟弟獨吞財產,心想哥哥回來會跟他分財產。很慘,當事人沒辦法為自己做決定!

可惜目前法律上還沒有法定支持者(如家長、親友、教友、律師等),當殘障者面臨問題時,可以出面協助表達當事人的意思。這是CRPD的原則,全世界的國家都應跟隨,不只是台灣。加拿大建立了社區支持者網絡,這是政府承認的官網,但也只算是開始。

很多家長擔心障礙者兒女受騙,採取保護政策,直接就代替他們做決定。但國際人權委員會認為,長遠來看,父母都會有走的一天,早一點幫助孩子學會做決定很重要,包括父母離開世上,應當由誰來繼續協助支持他們!CRPD 最大的不同點是障礙者的權利最大,要看他們的決定。委員會也認為任何一位障礙者都有他比較清醒、情況比較好的時候,當他出現狀況時該怎麼辦,是他可以事先決定的,應該尊重他是個完整的人。

鄭爸的結語

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狀況,還是需要量身定做出不同的套餐,由父母早點為孩子準備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WordPress.com.

向上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